平煤神马建工集团建井一处
>> 滚动新闻
公告栏
    公告内容如下:平顶山同山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主要从事技能培训及劳务派遣服务,并持有国家规定的相应资质证书。公司与平煤神马建工集团建井一处...
联系我们
地址:河南省平顶山市新华区曙光街30号
电话:0375-2727642
邮箱:pmjjyc@163.com
网址:http://www.pmjjyc.com/
开拓杂志--论四首同题诗《湿地》
论四首同题诗《湿地》

论四首同题诗《湿地》

舟横/图:尔雅

今天读了四首同题诗《湿地》,该诗是四位诗人在同样的场合下不同心境不同手法的创作中显现出来的不同意趣和风格的佳作。关于同题诗古往今来屡见不鲜。就算是同一个诗人,因时间、经历、场合的不同也会表现出不同的艺术风格。这几首同题诗是四位诗人好友结伴同行,在湿地公园游玩时的不同感慨,每一则都是一个心境。

比如罗羽。诗歌《湿地》的开头是用了他们共同的玩笑“他不知道什么是双飞”,田鼠、雨师、船只、牵牛花、球状物,这些映入到他心境里的东西都通过那些外在的、虚幻的、邪恶的、衰老的表象在诗中表现了出来,透漏出了诗人对这个世界的无奈呐喊和日渐堕落的灵魂救赎。但是诗人并没有因此而绝望,他还没有放弃呼吁人类的真善美,他恰恰觉得现在的一切不好的肮脏的贫乏的世界正是人类那黎明前的黑暗,而光明终会到来,正如诗人在诗中表现的那样“当雨师是三眠柳的时候,他和它披针形的叶子一起吐气。所有的贫乏都在迎接雨水到来”。

比如冷眼。冷眼的诗中充满了调侃、诙谐和不羁。“他不知道什么是双飞,白茅不知,冷眼也不知。”他在诗中用同行诗人的名字肆意调侃,把他们和他所认识的植被联系在一起,几个人对看到的植被进行猜测的时候,冷眼却把它们和吃联系到了一起,又把吃和在郑州讨生活的人们联系在了一起。“而我知道,地出溜儿要用烙馍卷着吃……吃,那是简单的红柳枝模拟出鸡爪子在郑州刨食。”几个诗人眼中同时看到了东西,可只有冷眼从中看到了生活的不易,看到了几个老友虽然一起出行,可是却各有各的忧愁,各有各的心事,大家离得那么近,可心却没有在一起。“在湿地,运昌总是在想着和晋朝的面包车干杯。”人在此,心已飞。

再如乔光伟。乔光伟的诗中总是充满了忧郁、彷徨的愁思,即使是和友人游玩,他也总是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铺满碎石子的小路,脚有点不是脚。”小毛刷、牵牛花、朋友的笑声、鸽子,这么多人和物环绕身边,他依然需要白茅的指引,才能安全返回。双飞的什么,是几只鸽子?白鹭?抑或鸳鸯?总之,鸽子是恋旧的、有记忆的、长情的,因为“几只鸽子飞向天空,又恢复到凝聚,沿着白茅的指引,返回。”“他没有留下来,他也没有离开。”这样其实也是诗人的内心渴望,他不想飞走,想过安定的、平静的生活,而不是飞向远方。

郑海军的诗中充满了禅理,也许这和他最近的心境是贴合的。佛禅,本来就是唯心,他所看到的也是自己和友人内心的折射。“色相转眼即无”,简单为人心、诗坛和公司发愁,冷眼借酒消愁,运昌和光伟也是各有各的愁,他们都堪不破世俗红尘。正如“有些词不能接近,一如演员脱下了戏装。诗退回到歌,鸟又回到窝里;又如返程之后,被生活打散的我们。”一切皆幻影、一切皆虚像,可是我们对生活、对诗歌、对文学却有着种种不能割舍的情怀,恰恰是这种情怀、这种忧患意识,才是促进文坛进步的动力和精神的源泉。

同题诗,却各不相同,他们从动物到静物,又从静物到人物,用一个诗人的情怀写出了各自的故事,各自的意境,诗中有相同的地方,又各有所指,各有不同,让人忍不住细细品味的同时陷入思想的挣扎和思考,这也是同题诗读起来特别耐人寻味的地方。